您的位置: 首页 >  家业凋零 >  正文内容

秋风沉醉的晚上

来源:小松左京网    时间:2019-07-15




春花秋月,景色最是美丽。春花秋月,最是值得令人相思;春花秋月,最是让人流连忘返。

昨夜里,我睡意朦胧,想起从前的一些旧事,一股忧郁的情绪不禁从心底奔涌而出,令我泪湿枕巾,思绪难平。我不知道这是为何?但当我推开窗户,面迎习习凉意秋风,我的神智便开始清晰起来。我深知道,我已多年没有这样忧郁过,只是待岁月攸尔而逝,将我带进历史的河流,我从前的生命之帆,才又重现在一片神明之中。

这是一所依山的公寓。这里没有人声喧嚣,这里只有鸟声啾鸣,这里的一切,都只是山林涛声的呼唤和终日叮咚流淌的山泉。一星期以前,我选择了这么一个幽静的地方下榻下来,现在想来是十分明智的……

于我来说,我从遥远的南海之滨走进北方大地,这是我过去未曾想到过的。如今我已真实地站在这片辽阔的北方大地,回望滔滔的南海,回望我日思夜念的蓝色的广州湾,我更清晰地忆起从前广州湾的秋光和曾经的欢乐笑声。

北方的秋季多凋零,而南方的秋天,没有北方那种刺骨的秋寒,虽然说不上是温暖如春,但是如果说它气温凉爽宜人,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走过北方大地,虽然还颇感陌生,但我所看到的,全然是与南方不同的景物和不同的色彩。橡树和槐树是北方最常见的树种,时光轮回至深秋,它们的叶子由青泛黄,逐渐枯萎,不久,便开始纷纷掉落。放眼望去,满地枯叶飘飞,复又重归于大地。那些橡树或槐树,枝丫上的叶子逐渐变得疏落,裸露的枝丫在秋寒的天空中伸展着弯曲的姿势,点缀着秋寒凋零的光景 。而此时地处南方的广州湾,到处仍是一片绿色,绿色的树木勃发着生命的色彩,映衬着的广州湾是那样的温馨和美。蓝色的广州湾,此时仍沉醉在一片秋爽的惬意中。

于我的记忆中,广州湾进入了秋天,秋风就特别凉爽,习习秋风吹来,间中还带有一种甜润的味儿。秋风起了,南方的禾花雀遍地皆是,它们飞扎在吴川鉴江平原广袤的田野上,有些还成群结队飞往南三岛,在南三岛肥沃的稻田里觅食,吱吱啾啾,快乐不停地跳跃着细小灵巧的身姿。南三岛乡间的孩子见到有如此之多的禾花雀,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他们不想赶跑禾花雀,更不会去捕杀禾花雀,而是每天悉心地观察禾花雀在稻田里捕食小昆虫。那时我从南三岛的乡间走过,看见这一幕甚为感动。南三岛的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吝惜禾花雀?这些在乡间撒野贯了的孩子,为什么变得如此乖巧懂事?我想不出个为什么来。后来儿童癫痫怎么办,还是在一次听了月英母亲告诉我之后,我才对其中的奥妙略知一二。原来南三岛的老人多信佛,供奉崇拜中的神灵,尤其讲究德行修炼。他们在训导子孙晚辈时,总是言传身教,让他们从小要知教礼乐,做事要归班③企理④,多行善,多积德,莫做有违天道人伦之事。老人说,一个人如果做了阴质事①,是要遭报应的。他们还时常告诫子孙晚辈,时光有轮回,因果有报应,正所谓今生做牛马,前世打鸟人。南三岛这些乡间孩子,生怕捕杀禾花雀,下世就要做牛做马,所以大多不敢调皮捣蛋,他们总是遵规蹈矩,恪守家训,不能有违。

天凉好个秋!秋景在梦中,秋意在心中。秋天带给你的,绝非只是一个简单梦想。走过风花雪月,从遥远的内蒙古高原归来,面对苍茫的北方大地,我不能不更加怀念起从前广州湾那片蔚蓝的天空。

当秋风漫过雷州半岛,当大地变得一片干爽凉快,当稻熟飘香季节降临,我已分明听到一种歌唱的声音。歌声飘飘渺渺,断断续续,朦朦胧胧,从风中传来。我感到这光景越发不可想象。是谁家的孩子在歌唱?是谁家的孩子的歌声如此动听?我穿过南三岛一条乡间小路,走进一片硕大的浓荫蔽日的木麻黄林子,但见有一个少年半挨在一棵歪斜的蔑清树上,他肩挂一把吉它,在自弹自唱,正轻轻地哼着心中的歌儿。那是一个年方十五六岁的少年。他黝黑的脸蛋上还吊挂着一种稚气,但他的指法很娴熟,歌声也很甜美。如果不是眼见为实,你很难想象得到,在南三岛这乡间僻野,竟有如此好的歌手。歌声伴随优美的小三和弦,如小溪般的旋律缓缓流出,萦回在这片林子上空,令这片僻静之地,也徒增几分诗意。这是一位诗意的少年。这是一位颇有情志的少年!

我静鸡鸡地②站在一旁,聆听这位少年歌唱,他的歌唱就越发投入。一曲终罢,那少年微微地向我笑了一笑,从树干上站了起来。我说,你的歌声很甜美啊。没有,你过奖了。他谦虚地说。后来,这位少年告诉我,他因为家穷,只读了初中,这个学期退学了,回到家里帮忙耕田。但是,他是好想好想读书,可是家中的条件又是如此之差,他惟有断了这个想念。因为心情培感忧郁,他就从家里带着一把吉它,来到这里自弹自唱……

呵,这是一位怎样的少年啊!他在他的心中,仍在惦挂着他的那个读书梦……

这个夜晚,在北国山中一座依山的公寓里,站在面山的露台上,遥望山峰上起伏的林涛,我忆起广州湾那位少年歌手的情景,至今不曾忘怀。这个吉它少年,如今你好吗?吉它长春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少年,如今你在哪里?吉它少年,如今你到底在哪里?

秋光秋色秋意念,最美不过南三岛。

从前在秋光时节,我多有机会返回南三岛,如今虽然离开那里已多年,但是对于过往的秋光景色,我是不曾忘却的。

秋天来了,有群群秋雁飞临,它们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来,跨越万水千山,飞临温暖的南方,飞临温暖的蓝色的广州湾。它们深知道,秋天过后,严寒的冬天就要来临了,所以就要选择到这温暖的南方来过冬。每每在这个时节,我在南三岛时常能看到那些秋雁在蔚蓝的天空上盘旋,它们好像十分依恋这温馨的蓝色的广州湾。这些秋雁在南三岛只是作短暂逗留,休生养息之后,它们又将要继续开始新的旅程。它们将要飞往海南岛,寻找新的家园。

从前那个秋光朗朗的日子,我从沙头村海边的木麻黄林子缓缓走出来,漫步在秋光铺洒的海滩上。一片浓密茂盛的木麻黄林带,连绵站立在海边,平展的沙滩与海天相接,一望无际,逶迤连绵。深蓝色的海水翻卷起雪白的浪花,互相追逐着往海滩上冲涌过来,亲吻着我的双脚,海水漫过我的小腿,令我有一种温润的感觉。

在海滩前方不远处,我看见一大群秋雁,它们黑压压的飞扎在海滩上,静静在这儿舔息,相依相拥,无忧无虑,尽享一片极乐时光。

此情此景,我忽然间想起远古的南三岛。相传远古之时,南三岛本是一块与大陆相连接的陆地。可是因为上天的小龙看好这一片乐土,于是就提请掌管人间的玉王大帝,祈盼到这片乐土上休生养息。玉王大帝允诺了小龙这一要求,就赐给小龙一条玉带,令小龙从天界下凡至人间。小龙来到人间,见这里地处南海之滨,又是鉴江平原出海口,土地肥沃,水草林木,森森淼淼,百鸟争鸣,穿梭在林间回荡,民间五谷炊烟,欢声笑语,到处呈现出一派吉祥喜庆景象,甚是喜欢,于是就在这片乐土上筑巢定居下来。一日,小龙出游至东南海滨,只见万里晴空,天海蔚蓝,大海波涛起起伏伏,涛声拍岸,轰鸣如雷,景色蔚为壮观,颇令它欢喜若狂。小龙在高兴之中不禁就跳跃起来,不停地抖动起它的尾巴,谁知它这么一抖动,却把它脚下的这块乐土踏成了十一个小岛。这就是后来的南三群岛。从此,小龙赖以栖息的这片乐土就变成了南海边上的一个群岛。尽管如此,南三群岛,依然是河汊纵横,水草茂密,岛上的甘泉清冽无比,并由此引来了一大群鹭鸟在岛上栖生。这些鹭鸟,瘦长的脚儿,红红的嘴儿,全身洁白的羽毛。群鹭飞翔起来,天空呈现雪癫痫病医院那好白的一大片,它们飞翔的姿势显得特别美丽,它们终日穿梭于南三群岛的林间水草之上,与这片乐土上的子民一起和谐共生,每天迎接着太阳的日起与日落。因之那时的南三群岛,鹭鸟多的难以胜数,所以,远古之时,南三岛就是鹭鸟的天然乐园,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鹭岛。古时,南三岛有鹭洲岛之称。

呵,想不到在这秋光拂照的南三岛,令我看见这些可爱的秋雁,它们在这里能如此安然快乐地歇息。这里真是一块明净的乐土啊。这不禁又令我在内心产生一种小小的颤动,令我想到了许多许多。生命之约,总是不期而遇,谁也无法预料,明天你将要奔向何方,或许你亦无从知晓。于生命的旅程来说,无论是秋雁抑或是人,我们都无法抗拒季节的变迁与时光的流逝。在那往昔的岁月里,只要我们曾经努力过,飞翔过,那就足矣。何必有太多的想念呢?回望南方,回望南方温暖的蓝色的广州湾,回望飘渺如烟的岁月,如今我们都如秋雁一样,安然地活着,并且幸福地快乐着,这就是我们生命的本原。生之啾啾,命之茁茁,不为其中,但为其果啊。

在这座依山的公寓里,我总是观山念海,沉湎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令我感慨万千,令我思绪飞溅,每每奔涌于蓝色的广州湾的上空,令我怀念起广州湾那个秋风沉醉的晚上。

在秋光朗朗之夜,玉泉父亲对我说,有星有月有流萤,才是南三岛最美的时刻。真是这样的吗?我笑看着父亲说。是啊,南三岛的秋光有一种独特之美,要用心去感悟,要用心去品味,才可领略得到它丰富的内涵。玉泉父亲这样谆谆告诉我。

或许南三岛秋光的美丽,就在于它色彩的明亮和月光的皎洁,抑或还带有一点海韵的味儿。

这时我观看到,月爹已穿过云层,在天上的云彩簇拥下向大地投下银白色的晖光,月爹走动,月光漂移,银晖下的竹林,吹来了一阵清风,竹林就随风摇曳起来,发出一阵嗦嗦嗦的响声。透过这片竹林的缝隙,可以看见斑驳的光影在风中摇晃着,向我们端坐的地下投下星星点点的光束,铺洒在我们的脸上和头发上。在月光的映照下,我们仿佛变得纯洁起来。

一种很微弱的声音,是知了的声音,从竹林下轻轻缓唱起来,隐隐约约,时断时续。知了歌唱的声音,和着皎洁的月光,在夜空中缓缓蹃动。那是南三岛一首永恒和优美的小诗。

夜色深沉了,而此时的南三岛,月光就更显得柔美呈亮了。夜空中,四周静悄极了,那些平日里活跃的小昆虫,此时大多也已进入梦乡。可济南哪里能够治好癫痫病是,那些不甘寂寞的小萤火虫,却仍不知疲惫地穿疏在竹林之间,轻轻地滑行。它星星点点的荧光,在夜空中划出几道优美弧线,定格在我的视线上。在这黑夜里,萤火虫的荧光,就如一盏小小的明灯,可以照亮你我的心扉。在黑夜里,它可以陪伴你度过寂寞,在寂寥的山中之夜,它可以成为你的指路明灯。

月爹清冷地挂在中天上,无悲无喜,无忧无虑,向大地洒下的银白色晖光,使得处在夜梦中的滘脊村,如蒙上一层温馨的色彩。我看到月光在小村之上轻轻流动,滘脊村那些低矮茅房的屋脊上,留下月光的影子。滘脊村,温静的滘脊村,正静静地甜睡在月光之下……

这个秋夜,玉泉父亲与我端坐于灯塔滘脊村的一片竹林下,细说南三岛的从前与今朝,天南海北地扯起一些过去我闻所未闻的事情来,令我听得入神,甚至入迷。我那时在心里说,父亲啊,面对多艰的人生,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乐观?我那时就根本无法想象得到父亲那种开朗豁达的心胸,只是在心中默默地祈祷,愿平安吉祥之福降临我父,愿他长久快乐。

这一夜,父亲与我交谈至深夜,才起身返床躺下,直至天亮。

在广州湾那个秋风沉醉的晚上,我曾经有幸与我的玉泉父亲在南三岛灯塔滘脊村度过了一个美好之夜,深深地感受到了秋光的妩媚与可爱。以至在离开南三岛多年以后,无论我去到哪里,也无论我在人生的哪一个角落,我都不曾忘却广州湾那段曾经美好的秋光。

虽然时至今日,我仍奔赴于辽阔的北方大地,但是,我每每总会想起那一段美好时光,并以此来激励自己,珍惜时光,珍爱生命,为了不羁的旅程,为了梦中的相依,也为了亲人的嘱咐,展开双臂,敞开胸怀,真情地拥抱世界,沐浴人生的阳光雨露。对此,我感触至深,不禁想起了我从前曾做过的《残叶知秋》这样一首小诗来:

月暗夜冷在深秋,风雨人生多追悔。

从前天真快乐事,如今化作长流水。

落花无情春已去,残叶知秋梦中对。

不问来日得与失,只为秋光采玉桂。

……

广州湾那个秋风沉醉的晚上,在我深深的记忆中,留下了一段人生美好回忆。

上一篇

下一篇

© zw.frdho.com  小松左京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