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香艳生活 >  正文内容

命运九、3、

来源:小松左京网    时间:2020-10-20




  3、家庭琐碎杂事
  
  小店里的东西是生活必需品,长期都能销售,是固定经营,与外面节气的临时摊位经营销售不同,所以具有安全感、稳定感。
  
  那时一般在职职工的工资水平在600元左右吧。丽华他们每个月的税费150元左右,生意当然应该是可以的。不然的话,除去家庭的生活开支,以及税费,如果没剩余,谁还愿意开哪门子店啊。
  
  平时每天营业额平均在500元左右。重阳节一天的营业额在4000元左右,一下翻了8个跟斗,但是这样的好景一年只有两次,不可能每天都是这样的。真要是这样,就不可能是中国了;再说,人也受不了;再说,中国有的是穷人,人家看你这么好的生意,也会再开出一个小店的,你别想一家赚钱。
  
  这集中一天的营业,整个感觉就是忙、累、繁琐、脑胀,如同驾驶员开车,战士打仗一样。全副武装,集中精力,思想高度紧张,大脑总神经绷得紧紧的。不能有丝毫的放松,否则就要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一天下来,丽华累得直不起腰,浑身像散了架,被打一样酸痛。那个累呀是经历过的人才有切身体会的。但是心情是舒畅的,钱赚到了,开心呀。到了晚上,货卖完了。钱进账了,轧一下帐,数一下钱,那个兴奋劲就可想而知。这一天,丽华再苦再累总体感觉是轻松愉悦,欢快高兴的。
  抽搐的人能做手术吗
  丽华的公爹在小店开张后不久就病逝了。
  
  丽华公爹在世时,说不清有多少病,反正用浑身是病,生病过日子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他骨瘦如柴,高个子,一根筋挑着一个头,整日里就像没有吃饱似的,提不起精神。他走路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家庭重担压得他气喘嘘嘘;丽华婆母整日里咬牙切齿骂老头“活做不动,还没完没了的抽香烟,喝不死你的臭酒,抽不死你的香烟,你要死就早点死,别害人。”丽华婆母经常愤怒异常,骂老头。无奈,社会底层人就如此这般模样,被生活折磨的只能夫妻之间出怨气。丽华公爹没能力挑起照顾家庭,赡养子女担子的责任,把个婆母压得气喘嘘嘘,真够呛,农民就是这般窘况。他的父母自顾不暇,所以不会来照顾丽华她俩,再忙也只有丽华俩去照顾他们。
  
  丽华公爹在世时,不停的抽烟、喝酒。以至到后来,不停的咳嗽,咳得像老牛喘气。他喘得鼻息像拉风箱,上气不接下气,只差断气,但还屡教不改,还是不停的抽烟、喝酒,丽华他们给他到医院瞧病也花费了不少钱财。
  
  合作医疗报销比列很低。农民生病,没钱医治便等于等死。他们家一贯的穷,农村农民本来就穷,那地主成分更是底层凸显,农村一穷二白的面貌在他们家表现得淋漓尽致,尤为突出。他们家弟兄四个,他排行老大,他与最小的兄弟之间相差20岁,他最小的兄弟与丽华女儿之间的年龄却只北京癫痫病研究院相差10岁。这么穷,还不断的搞出这么多的穷疙瘩,生养这么多的子女更加剧贫困。农民的愚昧,不光害了自己,还殆害子女。有句老话说,婆母与媳妇比养囡,就是这个意思了。
  
  他父母成份是地主,空壳地主,没有钱财,但却没有卖掉土地。如果赖料胚赖料完了倒也是好事,只要把土地卖完就会被划分成为贫下中农成份了。可是丽华公爹虽赖料,但没有赖料到极致。解放后土改中他们的房产、地产该分的都分了;公爹先是被监督劳动,后是生病过日子,所以家中是一贫如洗,家徒四壁,没有一样象样的家具,典型的中国最底层农民的真实写照。
  
  丈夫在丽华未来之前就所谓划清界限,可还是穷得叮当响,改变不了中国农民实质性的苦难生活状况。自从丽华来到这个家以后,真把他们家来了个彻底大翻身。先前丽华在乡镇企业有工作,后来又一直在外找生活,然后打拼个体户。丈夫也忠厚老实,勤劳肯干,丽华把一个小家打理的有条有理。乡亲们羡慕夸赞,说是丽华给张家带来了生气。否则这老张死气沉沉,非得被这地主出身的家庭拖死不可,很好的一个人怕是这辈子就光棍一条了。自从丽华进入此家,确实给张家带来翻身地主把歌唱,知青救了地主家的变化与改观。现在的丽华夫妇俩与原本的张家不能同日而语,他们的小家居然一跃而上,成为村中一户经济较好的人家。
  
  可他父亲是穷人生富病,不可能一直晋城什么医院治癫痫由丽华家拿出经济,在这个无底深渊中永无止境的投入。最主要的还是他的病是不可能治好了,丢进去的钱就如石沉大海,毫无意义。
  
  他的主病是肺气肿,整个肺都已经腐烂,根本是无药可救。估计病因就是在四类分子戴帽地主时候,生产队每次撒最毒的六六粉,非他莫属之时染上的,积劳成疾。长时间的毒质呛坏了肺部,就是再有钱也医治不了已烧坏的肺部,而且他还死不悔改,不断的抽烟。何况他们家没钱,得依靠别人的钱。
  
  丽华公爹——那老地主脾性特好,叫他往东不会往西,叫他往西不会往东,就如踏不死的地鳖虫。所以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没被整死。不过话回过来说,脾性不好也得改成好脾性,要不然遭的罪会更惨。
  
  丽华俩开店的时候,没有人来帮助,公爹、婆母没伸过一手指头过来帮忙。婆母给丽华洗过一次被子,公爹给看过一会儿店铺,都是有偿服务,丽华给了他们工钱的。公爹到最后快不行的时候,居然坐在小店门前,死死的盯着丽华,那眼光真怕人。也许是想要钱吧,真把丽华吓得够呛。
  
  丽华公爹不久就撒手人间,世活65个年头。
  
  丈夫其实就受地主出身的牵连,故到了29岁时,大龄青年还没找到老婆。人家都怕呀,怕受牵连。哪知就有个不怕受牵连的主一脚跨进那万丈深渊,再也难爬出深坑,享受雨露的滋润,阳光的照耀。中国民航总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
  
  现实就是那么的实在。丽华女儿在上海缺少关爱,却也为丽华争气,考入了上海市重点中学,人际关系又是相当的好,使丽华觉得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女儿的户口是在女儿小学毕业时按照政策迁往了丽华上山下乡前原上海迁出地。女儿在上海小学求学时是报的临时户口,那时她还小,不懂事,还没有产生自卑感。等小学毕业时,正当有自卑感时,知道自己不是上海正式户口之时。上海有了知青子女能回沪的政策,按照政策丽华即刻把女儿的户口迁往了上海。女儿高兴得变了个人似的,女儿开心,丽华也高兴。
  
  丽华在上海家中排行老四,老五妹妹,她从黑龙江军垦农场三调一回沪,妹夫也是上海知青,江西插队回沪。妹夫在单位混得不错,一年中连跳三级,从一个街道工厂厂长——工厂党书记——街道事业编制行政科科长。当时女儿临时户口借读的事情是妹夫去搞定的,他与西康路小学的校长是同学,没有搞落什么钱财,就拍板敲定女儿借读的事情。女儿小学毕业后来了政策,虽然是符合政策,但手续相当的繁琐与复杂。妹夫在南西街道担任科长之职,女儿的迁移手续,符合政策,举手之劳,由妹夫一手操办。
  
  在这期间,丽华在平湖把女儿的姓氏改换了一下,女儿户口在平湖时候姓的是丈夫的姓,改成丽华的姓后,迁往上海。这里面也有一段小插曲。

上一篇: 古亭寂寂

下一篇: 在风的吹拂下

© zw.frdho.com  小松左京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