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凸碧山堂 >  正文内容

[中篇故事] 孽债难了

来源:小松左京网    时间:2021-10-06




  1。飞来横财
  
  金大伟今天真是倒霉透了,早上服装店进货时掉了一只皮夹子,里面有五千多元,老婆黄珍珍对他一顿臭骂。晚上店打烊时,坐上摩托车那婆娘的骂声还在耳边没个消停。金大伟心里窝着火,驾着摩托车拐弯时,差点和一辆迎面驶来的轿车撞上,还好驾车的人反应敏捷,急着往里一让,金大伟的摩托和轿车擦身而去。一声刺耳的响声,摩托倒地。
  
  金大伟和黄珍珍骂骂咧咧爬起来,这才发现那辆轿车为了避让他们,一头撞在了路边大树上,驾驶员头上流血靠在方向盘上已经不省人事。
  
  金大伟一下没了声音,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应该是报警先救人,还是自顾自逃跑……正在犹豫时,黄珍珍拉了拉金大伟,指了指车里,借着暗淡的灯光,他看到副驾驶座上有一个不大的拷克箱,可能由于车子的冲撞,箱子已打开,里面露出了一捆捆人民币。金大伟的喉节动了动,习惯性地看了看四周。还好,这里是地处城乡交接的公路,夜深车稀人少,没有人发现这里的车祸。
癫痫病早期发作是什么样的   
  黄珍珍睁大眼睛,小声地说:“是不是老天爷要让我们发财了?”
  
  金大伟还在发愣,黄珍珍狠狠在他手臂上拧了一把,“你发什么呆啊?快把那箱子拿过来。”
  
  “这……你看这人是死了还是活着?”金大伟伸出了手,手有些颤抖。黄珍珍骂了起来:“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早上掉了皮夹,老天现在补偿你,你不拿白不拿。”
  
  被老婆这么一说,金大伟来了劲,急忙钻进轿车,拿出那只拷克箱。就在他转身时,突然觉得背脊发凉,回头一看,隐隐灯光下,一双如炬的眼睛盯着他。金大伟大叫了起来,那个驾驶员圆睁着双眼,紧紧拉住了拷克箱。
  
  金大伟虽然是心里害怕,可他还是舍不得箱子里的钱,手抓着不放。
  
  “这是……我的钱……不能拿……”驾驶员用尽力气,死不放手。
  
  黄珍珍冲上前来,狠狠打着驾驶员的手,见驾驶员还是不松手,黄珍珍用牙齿咬着驾驶员的手。驾驶员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是哪家还是死命拽着不松开,夫妻俩一起用劲,硬是把拷克箱从驾驶员手上夺了过来。
  
  驾驶员怒睁双目,无力地抬起手,指向他们……
  
  金大伟和黄珍珍也顾不得了许多,扶起地上的摩托车,急急跳上逃去。
  
  回到家里,两人急忙打开拷克箱一看,粗粗一点至少有五十万。黄珍珍叫了起来,妈呀,我们发财了。金大伟捂着胸口说不出话,黄珍珍问他怎么了?金大伟说,眼睛,他看见那双眼睛还在盯着他们。黄珍珍嘀咕一声,低头数她的钱去了。
  
  第二天电视新闻里,报道了昨晚的车祸,那个驾驶员死了。电视里说驾驶员不是被撞伤亡,而是突发心脏病而死。警察正在调查此事。电视画面上那个驾驶员还是怒睁双眼,那眼睛几乎是穿过电视屏幕,直射金大伟。金大伟心里害怕,急忙关掉了电视。如果当时就送他去医院,他还不至于死,如果他们不拿他的钱,他也不一定会心脏病发作死亡。金大伟惊魂未定,叫过一旁的黄珍珍小声地说:“你说这事会不会查出来?”山西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   
  “查个屁,人死不能对证。”黄珍珍瞪了他一眼,拉过金大伟,说:“我们得好好盘算盘算这钱怎么用?”
  
  发财的欲望让这个女人忘乎所以了。金大伟说等等,等外面没事了再说。金大伟还是怕,他一直觉着那个驾驶员圆睁的眼睛始终在看着他,挥之不去。
  
  过了几天,报纸上又登出一条消息,说那个驾驶员的妻子因为受不了丈夫突然去世的打击,从楼上跳了下来死了。报纸上还刊发了他们夫妻俩的一张照片,这个女子长得很标致,金大伟和黄珍珍不敢再看。
  
  2。恶有好报
  
  俗话说恶有恶报,可是金大伟夫妻自从捡了这只拷克箱却是好运不断。开始他们还不敢动那笔钱,等了几个月见没有动静,就动了心思。正好旁边的一个店铺要盘出,他们的服装店想扩大经营,就在那五十万里拿出一部分盘下了旁边的店铺。在那个时候,五十万可是天文数。服装店扩大了规模,生意好了起来。金大伟夫妻见有利可图,紧接着还办了个服装厂。生意是外伤性癫痫能不能治愈越做越大越做越好。别人夸着他俩有本事,夫妻俩心里也犯嘀咕:按理说,他们做了亏心事,昧了人家的钱,那肯定是恶有恶报的。可是,怎么他们会越来越顺?真是老天爷眷顾他们,让他们发笔大财?
  
  最让人觉着不可思议的是,金大伟和黄珍珍结婚四年了一直未孕,去过好多医院,医生说他们没有生育能力。事情也真是怪了,现在黄珍珍居然怀上了孩子。足月后生下一个大胖小子,乐得夫妻俩不知怎么是好。
  
  金大伟和黄珍珍给儿子取名为金昌新。做满月酒的那天也真是热闹,夫妻俩现在生意做大了手里有钱了,自然要好好庆祝一番。他们在市里高档的饭店定了十几桌。就在他们抱着金昌新来到大厅的时候,平时不大哭闹的儿子,此时放声大哭,那声音惊天动地,连饭店的厨师都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从后面赶到了饭厅。任大家怎么哄,金昌新是越哭越来劲,越哭越响亮。
  
  正在大家感到没办法的时候,有个声音响起,“让我来看看孩子吧。”
  

上一篇: 爱情也有节令

下一篇: 我不怕,谁要走

© zw.frdho.com  小松左京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